人在松潘
 
 【關閉】 【打印】

分享按鈕


    如果沒有5.12大地震,就不會有數千安徽人奔赴松潘,他們當中的一些甚至都不知道“松潘”究竟是地名還是商標名。
    而“援建辦”的各路精英差不多都受過高等教育,他們憑借恍惚的記憶,知道松潘是個地名,但當他們真正撲進雪域高原的這座古城后,全都傻了。
    正是逍遙津春暖花開的陽春三月,這里卻是枯山瘦水,滿目荒涼,遙遠的春風半途而廢,稀薄的空氣窒息著無法抒情的喉嚨。
    江淮平原烈日炎炎的天氣里,松潘的雪山梁工地上卻是風雪彌漫,筑路工人們凍得瑟瑟發抖。
    金秋十月,皖江流域一望無際的稻田機器轟鳴,收獲的季節里一派繁忙景象,而高原松潘卻是無邊的寂靜,天空和大地都凍住了,藏、羌、回、漢鄉民們正圍著火爐喝酥油茶,這里一年中有半年是冬歇期。
    “援建辦"是安徽省對口支援松潘現場總指揮部,來自省直各部委辦和各廳局的指揮官們是懷揣著滿腔熱情來干活的,而不是來喝酥油茶的。
    他們急了,有條件要干,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干,不能停工!然而,除了牟尼溝隧道里可以點火升溫繼續施工外,露天作業不得不停下來。
    “人定勝天”的信念,此時被打了太多的折扣,“援建辦”指揮官們先是發現工地上的挖掘機、推土機、吊車、卡車不對勁,聲音異常,有氣無力地發出抽筋似的怪叫,不是熄火死機,就是機械故障。即使在有效工期內,機械利用率也只有百分之六七十,空氣太稀薄,汽油和柴油燃燒不充分。
    再后來,他們發現人也出故障了,燃燒的熱血憋悶在胸腔里無法沸騰,口干、頭暈、氣短、眼花。他們喝著86度的開水,吃著只有高壓鍋才能煮熟的米飯,沒有人叫苦,也沒有人愿意叫苦,都是寫過請戰書和拍過胸脯的英雄好漢。
    然而人畢竟不是神,當生理極限被突破后,他們終于扛不住了。有人徹夜頭痛,有人整夜失眠,有人流鼻血,有人血壓升高到180,有人終于病倒,插上氧氣袋被送進了醫院。“援建辦”副主任金運明身上潰爛,治好了沒幾天,又爛了。6月末的一個晚上,我第一次眼老金見面,已經從高原撤回來的老金終于平靜地承認:“我的身體累垮了!”
    安徽“援建辦”潛伏在城外一大片繁忙而嘈雜的工地之中,這座臨時搭建的兩層鋼架結構的建筑,不隔音,也不隔冷熱。“援建辦”三十來號指揮官和工作人員是清一色的男人,吃住、工作都在這里,他們以鋼架結構的意志承受著惡劣的氣候、繁重的工作、無邊的寂寞。
    “援建辦”門廳里有一張乒乓球桌,但很少有人打,高原含氧量太低,打不了幾球,氣就接不上了,所以看上去像一件擺設,或“援建辦”的一件家具。
    “現在”是將來的“歷史”,“歷史”是無數個“現在”。為了一段不該被忘卻的安徽援建歷史和援建者不可復制的生命史,我在7月末的一個早晨走進了這座鋼架結構的二層樓里。那天早晨,“援建辦”外面不遠處山腳下,蠶豆剛剛開花,青稞正在抽穗。
 


版權所有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.??安徽省四川商會 ??
電話:0551-62671996 傳真:0551-626671996 地址:合肥市包河區望江東路299號格林豪泰酒店停車場2樓

皖公網安備 34011102001175號
技術支持:銳志傳媒

如何购买安徽快3